当街友消失于龙山寺,传统庙宇所扮演的社区角色变成了什幺?

#Y地生活 作者: 访问:578

说起艋舺,除了想起有名的龙山寺、华西街以外,在大众心中尚有一个未列在导览手册上,政府欲视而不见的特殊印象——街友的聚集之处。每到夜晚,龙山寺前的公园、地下街便会出现些许宿客,希望能在凛冽夜风中寻一个安稳的梦乡。

然而对当地居民而言,街友的存在并不受欢迎,甚而有议员欲以强硬手段将其驱出,激起社会各界讨论声浪。其实恐惧与厌恶,大多来自于无法理解;于是本次的导览,我们将跟着服务街友十多年的社工张献忠,透过他的视野,来了解街友们的日常生活。

龙山寺作为艋舺的信仰中心之一,向来香火鼎盛,如今更是转变为知名的观光景点。甫踏入龙山寺,便可看见络绎不绝的信徒、观光客,却唯独看不见流浪者们曾驻足的痕迹。在过去,寺庙即有接济流浪者、乞者的功能,承担着社会安全的作用;近百年前的住持福智大师更是广开接济、收留之门,人称乞丐和尚。然而随着社会型态的改变,寺庙不再与社区紧密相连,龙山寺筑起围墙,不再管墙外事务,于是以往尚能得到接济的流浪者们,只能退出寺外,寻求别的安身之处。

当街友消失于龙山寺,传统庙宇所扮演的社区角色变成了什幺? 龙山寺曾接济、收容流浪者。

目前看来,艋舺公园便暂时担负着这个遮风避雨之处,一个小小的公园,却有着日与夜的不同样貌——白日作为台北地区年长者的汇集之地,大量无儿女陪伴的长者,聚集于此地,与朋友谈天、下棋,一眼望去满目白髮,几乎看不见年轻人的蹤影;当老人随着暮色散去后,夜晚便有若干工作后的街友入住,政府甚至规划一块白日放置棉被、竹蓆的地区,帮助保管。

如果说街友们于夜晚出没于艋舺公园,那幺白天时他们去哪儿了呢?艋舺自古以来即有「点工」的传统,工头在青壮年聚集的庙口挑选所需的劳动力,以日薪计酬。如今,当有酬神、丧事的出阵需求时,便由街友们来担任,他们白日随着工作到台北各地,夜晚再回到艋舺公园。然而辛勤一日的报酬通常只有500元,且工作集中于假日,尚难维持生活所需。在张献忠眼裏,街友并不如一般民众所想像的游手好闲,他们同样也辛勤地付出劳动来赚取生活费用,只是我们难以发觉。其实街友们真正需要的资源并非食物及衣服,而是稳定的工作及医疗救助。

为了使街友们能够自立、结束流浪,张献忠更与伙伴创立芒草心慈善协会,提供住所及辅导陪伴。芒草心隐藏于西山水市场的小巷子中,虽然面积不大,环境却相当整洁。除了提供居所,芒草心也培训街友成为导览员、组成修缮工班,培养一技之长,并且举办流浪体验营,希望能让社会大众更加了解街友的生活、处境,并成为当地居民与街友的桥樑。

当街友消失于龙山寺,传统庙宇所扮演的社区角色变成了什幺? 芒草心位于市场内的小巷子中。

除了芒草心之外,活水泉教会与基督教恩友中心的也提供许多对街友的协助。

万华区的活水泉教会是台北最早协助街友的机构,包括提供最重要的医疗救助资源。由于没有健保,街友们即便生病、受伤了也不敢去医院,拖延之下往往造成严重后果,因此医疗的协助是街友们急迫所需的。虽然提供帮助,但是教会的态度并非高高在上的施捨,而是以平等、朋友的姿态与街友们沟通,因此获得他们的信任。

位于青山宫对面的恩友中心则提供免费供餐与弱势收容,是救济街友的第一线机构。

当街友消失于龙山寺,传统庙宇所扮演的社区角色变成了什幺?

虽然不少政治人物为了迎合民意,对街友极尽驱赶之能事,但台北市社会局辖下的万华社福中心仍尽可能提供各种资源协助街友,并开放淋浴间。社工是与街友们接触的第一线人员,他们必须打开街友心防,并且提供各种资源的资讯,尽可能协助他们自立,如与里长合作,让六米以下无清洁队员清扫的巷子交由年迈的流浪者打扫,以换取薪资。

其实,许多街友们并非不想工作,只是碍于学历,他们难以得到稳定的职位;另一方面,因为缺乏盥洗设备,其形象也妨碍寻找工作。至今仍有七成的街友们无法回归社会。

街友们聚于龙山寺附近的情况,除了历史渊源之外,亦反映了社会中某些机能的失灵。现代社会中,人与人的关係稀薄,当流浪者们失去家庭后,他们与社会的关係亦断绝,进而被排除在外;同时,传统社会的庙宇,随着城市的转变,也与社区逐渐断裂,失去了社会安全的功能。

仅靠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尚不足以让街友们皆可自立;唯有当人们了解到,其实街友们与我们并没有什幺不同,愿意放下偏见及设下的隔阂,并给予实际支持时,「他们」才能重新成为「我们」,进而回归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