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拉荷马的那些恩怨情仇 雷霆球迷们放过自己也放过KD吧!

#B蹭生活 作者: 访问:618

奥克拉荷马的那些恩怨情仇 雷霆球迷们放过自己也放过KD吧!

当Kevin Durant经过时,一位雷霆女球迷展开了她手中的厕纸,他们之间的距离之近,足够Durant看清每一节厕纸上他自己的脸。仍旧怀恨在心的雷霆球迷依然没有停止对这位勇士新援的叫喊,「cupcake(杯子蛋糕),cupcake…cupcake。」儘管这个夜晚怪异又难忘,但重回奥克拉荷马城的Durant是笑到最后的那一方,他带走了胜利。讽刺的是,在前往客队更衣室的路上,他还与一位身着西雅图超音速T恤的球迷击掌示意。

「绝对会有情绪,」Durant在赛前说。本场比赛他最终得到34分,带领勇士以130-114战胜了雷霆,「我在这里打了8年,这一点无法改变。」

是的,雷霆球迷们,你们的诉求达成了。悬在半空的厕纸,巨型移动杯子蛋糕,勇士板凳席后面那位不停起鬨的球迷……无论雷霆球星Russell Westbrook怎样看待他的前队友,现在是时候忘记你们对Durant的那些鄙夷了,恨意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好处。

2016年西区决赛,雷霆在3-1领先勇士的大好局面下惨遭翻盘,他们曾无限接近NBA总冠军赛,而Durant加盟竞争对手的新闻让雷霆球迷们震惊又心痛。做出离队决定之前,Durant并没有与Westbrook过多交流,这样的做法导致他们在本赛季3场比赛里的交集只剩下互喷垃圾话。

这场回归之战结束后,我问Durant他会不会改变当初自己离队时的一些做法,他的回答很简洁:「不会。」

Durant本赛季已经与雷霆交手两次,但前两场比赛的地点都是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甲骨文球馆——这座如今让他感到舒适的新主场。但与Durant的回归之战相比,本赛季这个国家没有比这场全国直播的「嘘KD活动」更吸引人的盛会了。雷霆球迷们发挥了自己的才智,準备好向世人展示他们精心準备的口号和指示牌。

前雷霆中锋Kendrick Perkins曾把表现软弱的队友形容为「杯子蛋糕(cupcakes)」,而在Durant宣布离队的那一天,Westbrook曾在Instagram贴出一堆杯子蛋糕的照片。赛前Durant刚刚走入场内準备投篮训练,球迷就开始高声呼喊「杯子蛋糕」,但他戴着耳机听音乐,将这些噪音与自己隔绝。一位创意十足的球迷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巨大的杯子蛋糕,上面刺着Durant的名字和他的球衣号码35。

奥克拉荷马的那些恩怨情仇 雷霆球迷们放过自己也放过KD吧! 「我还被叫过更难听的外号,」Durant谈到杯子蛋糕时说,「我从来不在乎这些。」

还有一些球迷用不同的方式显现他们的机智,比如其中一位穿着一件印有「35-35=0」字样的T恤,分别借用了Durant和Westbrook的球衣号码。也有更狠的,比如一张海报上写着「我对俄罗斯的信任比对Durant的还多」。另一张图片上,Draymond Green抱住他怀有身孕的妻子的腹部,而这位孕妇的身上印着Durant的脸。

Rich Taylor是一位知名的雷霆球迷,去年7月5日(Durant宣布加盟勇士),他把自己所有的Durant球衣襬放在位于奥克拉荷马市中心房子的台阶上,并在一旁的草坪上打出了「出售」的指示牌。为了「迎接」Durant的回归,他还免费发放了一款特製T恤,这款T恤的胸前写着「KowarD」[注2],后面则印着一枚杯子蛋糕。在2月12日的比赛中,这位前圣何塞州篮球运动员就坐在勇士替补席的后方,不屈不挠地与Durant和他的队友Draymond Green喷垃圾话。在他与Green交锋几个回合后,球馆保全不得不走上前来让他们各自冷静。Green赛后透露,Taylor曾称呼Durant为「p-word」和「小男孩」。

「那家伙一整晚都不尊重我们,」Green说,「不停地叫喊,起鬨,你怎幺起鬨都可以,但请放尊重点。叫别人P-word,‘来啊小男孩’,他一整晚都很无礼……「这不是古代,奴隶制已经成为过去了。」

Taylor说,他在奚落Durant的时候并没有骂人,也没有越线。他表示,自己还拿在比赛中踢人的行为嘲弄过Green。Taylor坚称,他在比赛中没有过任何种族歧视或者粗俗的言论,如果有的话,保全早已将自己驱逐出场。

「我倒是希望自己能辱骂Green,但哪怕我说出一个不当的词,他们就能把我轰出球馆,」Taylor说,「Durant才是说出那种话的人,他一直在用那种话喷我。但Steve Kerr说,我挑衅了Durant一整场,活该被喷。至于任何种族主义的言论,我觉得那只是因为这个百万富翁被我轻易地激怒了。」

Durant与Westbrook之间的裂痕无疑给这场球迷狂欢增添了一把火。

分别向来不容易。据报导,在Durant宣布自己加盟勇士的决定后,他和Westbrook之间还没有任何友好的谈话。理所当然地,双方在那个比赛夜里也没有任何向对方示好的举动,他们在一次暂停期间甚至互喷垃圾话。幸运的是,那次摩擦并没有演变成一场冲突。

赛后,两人曾在当地一家很火的牛排店用餐,但并没有坐同桌,这样的场面着实尴尬。而更尴尬的是,在即将到来的纽奥良全明星週末,这两位MVP候选人将再次成为队友。别指望他们之间的窗户纸很快被捅破,两位老队友之间的关係仍然很不和睦。

奥克拉荷马的那些恩怨情仇 雷霆球迷们放过自己也放过KD吧! 「(讨论我们之间的关係)没有意义,我们各为其主,他做他该做的事,我做我该做的事,就是这幺简单。」Westbrook这样说道。

Westbrook可能会在奥克拉荷马城度过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雷霆球迷们也自然会追随这位忠诚的领袖。而如果Westbrook能够给Durant送上几句良好祝愿,让一切随风而去,也许在2月12日之后,许多雷霆球迷也会释然了。但这种事不会发生。

「我已经习惯了在任何球馆被嘘,」Westbrook说,「现在局势已经变了。」最近几年,NBA的剧本里并不缺少球星回归老东家的戏码。

Shaquille O’Neal重返洛杉矶让湖人球迷分裂成了两个阵营(O’Neal和Kobe Bryant),而最具恨意的回归当属LeBron James首次以热火球员身份重返克里夫兰。而在本赛季,当为热火效力13年并3次夺冠的Dwyane Wade作为公牛球员重返迈阿密时,现场确是一番温暖的景象,这是属于另一种画风的回归。

James作为热火球员首次回到克里夫兰时,现勇士教头Kerr曾是TNT的评论员,他认为,Durant此次回归面临的恶意并不比James要少。

「他所处的位置有点奇怪,」Kerr说,「我觉得我们没人能想象出他在场上思考些什幺,我们不知道他会经历怎样的情绪,这是一个奇怪的场景。

「这里有你认识的人,有曾经深爱着你的球迷,但他们却在肆意吼叫,呼喊你的名字。这确实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我觉得他处理得不错,他打出了一场精彩的比赛。」Kerr说。

「我觉得这种情况很难应对,我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位置,」勇士后卫Stephen Curry说,「他在这里有过太多的历史,从球员通道到球场,到处都是他熟悉的面孔,他在这里有无数美好的回忆……这种时候你真的只想专注于篮球,但是第一次重返这里的的感受是你没办法欺骗自己的。」

Kerr说,他能理解主队当家球星以自由球员身份离开后球迷的感受,因为他们会爱上球员。但Green补充说,球迷不尊重球员在自由市场上的选择权,让他们显得很虚伪。

「我觉得这些球迷在选择性失明,」Green说,「但我还是要感谢(NBA前辈)给了我们自由选择的权利。如果有人为了提高生活质量,离开谷歌加盟苹果或者亚马逊或者Spotify,没人会因为这个决定去杀人灭口,因为对他的生活来说,这就是一个更好的决定。

「这是一个重要的决策,‘他是懦夫,他是这是那,’我觉得这太荒唐了。」

考虑到Durant为这支球队和社群的贡献,他首次回归所面临的愤怒值似乎最为过分——把「雷霆」这支篮球队变得家喻户晓的,不是Westbrook,不是James Harden,也不是Serge Ibaka,而是Durant。

Durant在2007年被西雅图超音速用榜眼籤选中,随后在这座西北城市度过了他的新秀赛季。2008年休赛期,超音速在西雅图存在41年后,决定将球队搬迁至奥克拉荷马城,并且更名为雷霆。在此之前,奥克拉荷马城唯一的NBA经历是当年纽奥良黄蜂因卡特里娜飓风而临时搬迁至此。

奥克拉荷马城很幸运,因为雷霆队带着崭露头角的Durant在此安家,而他身着雷霆战袍取得的成功更是让人们改变了对这座城市的印象——从乡村小镇到篮球劲旅。效力雷霆期间,Durant 7次入选全明星,两次率队闯入西区决赛,其中2012年为球队带来了队史唯一一次总冠军赛之旅。2014年当选例行赛最有价值球员后,他在现场记者会上称呼自己妈妈 Wanda Pratt 为「真正MVP」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彼时的奥克拉荷马城和雷霆球迷挺起胸膛,为他感到骄傲。根据《富比士》杂誌的统计,超音速刚搬到奥克拉荷马城时价值只有3亿美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变成了10亿美元。

Durant在场外的贡献同样不可磨灭。2013年,一场龙捲风袭击了奥克拉荷马州的Moore,造成了24人死亡,377人受伤,随后他捐出100万美元用于救灾。2015年,Durant入选奥克拉荷马体育名人堂。甚至在去年12月,已经是勇士球员的Durant向奥克拉荷马的一所为无家可归者建立的学校Postive Tomorrow捐赠了57000美元。

那天晚上的比赛结束很久之后,切萨皮克球馆的很多老员工都在等着Durant离场时与他叙叙旧。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少不了一个大大的拥抱。Durant真诚地询问他们的近况,慢条斯理地回忆他们之间的往事。他们不关心Durant是否还为雷霆效力,对于他们来说,Durant是一位朋友,他们看着他在奥克拉荷马城成长为一个男人,他们想念KD。

「这就是其中的现实生活部分。」Durant说。

对于那些在自己主队头上得分的球星,雷霆球迷永远都不应该停止自己的嘘声。作为勇士球员,Durant在三月份再次回到这里时还会有相同的待遇,嘘对手的超级球星往往是一种尊重的表示。

但是雷霆球迷们,让那些怨恨都随风而去吧。

在奥克拉荷马体育史上,Durant与Mickey Mantle和Jim Thorpe[注5]的地位相当。雷霆会在2022年邀请Durant参加他们打进NBA总冠军赛的10週年纪念,或许在某一天,球队会想着退休Durant的35号球衣。Durant入选名人堂的那一天,雷霆球迷们会期待着他讲述一些与球队相关的美好回忆。谁知道呢?如果关係良好的话,他或许还会想在这里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然而现实是,週日的糟糕待遇让Durant伤透了心,儘管他为雷霆、为球迷、为奥克拉荷马做出了那幺多贡献。

「在一个地方效力9年后离开,然后每个人却都因此而觉得很不爽,」Green说,「我想说的是,他并不亏欠任何人,他做了所有他该做的事情,也做出了他必须做出的决定。但不管怎幺说,每个人都会对这件事有自己的情绪。无论你坚强与否,无论你想多勇敢,它都会压在你身上。」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总有一天,大多数雷霆球迷都会想念Durant,并且感谢他做的一切。但考虑到他的出走才过去没多久,雷霆球迷们能想得那幺久远吗?「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Taylor说。